山苍水白,赴一场千年之约​——行走在古北水中

山苍水白,赴一场千年之约​——行走在古北水中

2019-11-1214:51:1033

春光将去,夏日渐来。空气中尚有一丝丝暧昧温暖的味道,如青黛色的爬山虎,蜿蜒在悠长的午后。高大的城门楼上,“京师锁钥”四个大字,苍劲有力。沿着高高低低的石阶,转过弯弯曲曲的小巷,和你不期而遇。间或听见从山崖上跌落的淙淙水声,也有徐徐划开水面的摇橹声,甚至阳光洒在树叶上都有声音可以听得见。

这便是我和古北口这个水镇的初相逢,安静,淡然。仿佛这里从来都不是什么边关隘口,兵家必争之地;几千年来的金戈铁马,也好像只不过这燕山一场旧梦,那破天的号角声里挟裹着绝尘而去的铁蹄,都凝固在了历史长卷里。

都说密云有三烧:烧饼、烧肉和烧酒,素来不胜酒力的我,遇见了三烧中的烧酒——司马小烧,也忍不住饮了半杯。酒刚入喉便觉烧辣,跟着也有些目眩,脚步也有些踉跄,直呼醉了醉了。友人大笑,说这小烧原是当地人御寒之物,闻起来虽然醇厚香郁,但度数却是很高的。不禁莞尔自嘲,古人都说“漠外举囊浇相思,酒香把归司马台”,正好趁着这微醺,去乘船,学着那李清照,来一个沉醉不知归路。

泛舟鸳鸯湖上,湖面上微风徐徐,船家也甚少言语,只是安静的摇着橹,哼着没词没调的歌儿。我问他唱的是什么词,船家羞赧的说,不过是学来的几句,是说这些个山山水水的。前面拱桥上忽见一撑着花伞的汉服女子聘婷而过,倒映在桥下的水面,相得益彰,真是好看极了。

眼看着日暮时分,两岸灯火相继点亮。船从拱桥下穿行而过,我倚靠着船舷,随着船在水里摇来摇去,大约这便是兴尽晚回舟,误入藕花深处的妙处了。

新闻详情-北京自驾游俱乐部
古镇景点
门票预购
旅游资讯
特色购物